他不能让别人欺负林清澜。

“啊?”林清澜眨了眨眼:“我问问能不能带家属。”

只是指导员发来日期的那天,封朔择却正好得去医学联盟分会做个复查。

加上指导员邀请林清澜进了一个群,发现群里大家都还没结婚,也没人带家属,所以她也就决定自己去了。

她要学会自己面对,不能一结婚就什么都靠老公。

由于暗处针对林家的人还没有找到,所以林清澜出门,封朔择给她安排了六个保镖。

好在生日会就在市区一个私人会所,而这家会所不是会员制,只要消费够就能直接进去。

保镖们交了钱,分散在各处,随时保护林清澜的安全。

林清澜今天穿得比较简单,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,很休闲的装扮。

毕竟这边会所并不是很正式,属于中档,无需什么礼服。

她走进去的一瞬,还没几个人注意。

林清澜扫了一圈,看到了指导员,于是过去,将手里早准备好的礼物递过去:

“长官,五十岁生日快乐!”

指导员白她一眼:“你不加那个‘五十岁’不行?”

说罢,转头冲杰妮芙道:“你看着孩子,是不是还和那会儿上学一样?”

其实,林清澜不过离开校园两年多,现在样子背着书包,也和学生没区别。

“这不是清澜?”杰妮芙笑道:“清澜枪法成绩很好,我特别喜欢!”

她声音似乎引起了附近宾客注意,有几个恰好是林清澜同一届的,顿时看了过来。

很快,不少人都认出了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