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不管怎么样,死者为大,这些人都不应该拿两位已经故去的老人做文章!

就在这时,一行人走出电梯,来到了吊唁厅的门口。

吊唁厅的门口站着几个陌生男人,将一切无关人等全都拦在门外,美名其曰,为了谢绝记者和无关人员入内。

谢珊因为着急,跑快了几步。

可还没等她冲进宴会厅,就被这些人拦在门外,“站住,你是谁家的小孩?谢家的葬礼,也是你能随便闯的?”

父母就在里面,可是谢珊这个女儿却被拦在门外。

委屈的情绪之下,让她直接红了眼眶,“我就是谢家的人!”

对方语气冷漠,“谢家那么多人,你说是就是了?先去写奠仪!”

苏菲听不下去,抬脚就要上前!

这是什么话?父母的葬礼,谢珊作为女儿却被拦在门外,天底下还有这种道理?

冯唐站在一旁,也直觉事情不对,正要上前呵斥,却突然被赵东叫住。

赵东做了个摇头的示意,然后走向了对面的长桌!

今天他倒要看看,吊唁厅的内外,到底都是一帮什么牛头马面!

长桌上,坐着两个吊儿郎当的小年轻。

其中一个染着黄毛,另一个斜叼着烟卷。

看见赵东一行到场,其中一个人懒洋洋道:“先写奠仪,多少钱啊?”

赵东伸手,从苏菲那边接过一张早就准备好的银行卡递了过去,“一万!”

其中一人愣了下,就连态度都变得恭敬起来,“呦,大手笔啊!老板,谢谢您来吊唁,请问您是……”

赵东冷漠,“我姓赵。”

见赵东不愿意报上名讳,那人也不多问,写了“赵总”两个字,随后又问道:“那您跟两位老人是……”

赵东语气多了几分悲痛,“孝子!”

对方正要落笔,闻言愣了一下,“先生,这种地方可不适合开玩笑!”

赵东反问,“你看我像是开玩笑么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