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怎么可能?”

一些御剑阁的弟子都露出一脸不可能的表情,尽管陈梓铭不在新秀榜上,可实力毋庸置疑。

陈家人天生雷体,陈梓铭作为陈家嫡传,也继承了这罕见的血脉,要知道雷霆之力可是上位属性,可比寻常的五行要强的多。

凭借这一身雷体金丹,已让陈梓铭名列御剑阁十大高手,虽逊色他那个惊艳绝绝的兄弟陈梓祁,可在很多人眼里,陈梓铭已是天之骄子。

“若你只有这种程度。”

“呵。”

李锋虽只是说了半截,可话里的轻蔑溢于言表。

陈梓铭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,顿冷冷一哼:“刚才不过只是开胃菜,再来。”

“剑十八。”

“风雨欲来。”

陈梓铭直接使用一套剑法,这一套剑法就叫剑十八,曾是诗仙醉酒之后所创,剑招一共十八式,所以也叫剑十八。

这一套剑法,可飘逸,可霸气,可缠绵,可绝情,这是一套蕴含很多情绪情境的剑法。

一剑风雨欲来。

霎时,剑气如风,剑光如雨,劈头盖脸的朝着李锋袭去。

李锋冷冷一笑,如闲庭信步一般走向陈梓铭,任由张剑气加身,任由剑光入体。

四周的人看着这剑招眼花缭乱,惊叹不已,这一剑招就是一个字快,快的连剑都看不清,一瞬无数道剑气纵横。

“咕嘟。”

有人吞咽着口水,还伸手抹了抹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不躲不闪,任由剑气临身的李锋。

“这家伙难道修炼的金钟之体?就算是,防御也没这么强悍吧。”

“也不是没可能,若是将金钟罩铁布衫,外加龙象之身练到圆满,三位一体,或许可以无视这剑十八。”

“嗯哼,练金钟罩铁布衫的人我又不是没见过,更遑论龙象身了,但凡练这三种功法的,无不是膀大腰圆,虎背熊腰。”

身旁的人一哼,显然对这说法不赞同,龙象身确实霸道,修炼这功法的人身如龙象,而铁布衫乃是一种硬气功,算不得多强悍的功法,不过是一种黄级功法。

若是练到十层大圆满,可将皮肤练的如同钢铁一样坚硬,至于金钟罩则是一种劲气外放的护体罡气,练到极致,一口栩栩如生的金钟罩体,可挡一切物理跟劲气攻击。

据说这金钟罩最高奥义,浑身九钟加身,甚至连神念都无法穿透,自然也可挡这剑气。

但金钟罩十分容易辨认,那就是使金钟罩的人身上被一金钟罩体,可这李锋却没有。

陈梓铭盯着被攻击,却没事人一样的李锋,也是额头冒出一丝冷汗,下一秒,陈梓铭再次剑招一转。

霎时。

天地之间,金戈铁马声阵阵,一股煞气冲天而起。

李锋看着杀气凌然的剑气,倒是比之前要犀利的多,可那又如何,从对方第一招没有杀死李锋,对方的招式就已经伤不到李锋了。

无论怎样的剑招,都是剑气跟金丹的属性决定攻击的上限,而现在李锋已经完全适应了对方的剑气跟属性。

可以说对方无论怎么攻击李锋,都会被李锋的霸气紫炎吞噬。

除非对方能打破这个上限,瞬秒李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