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静瞬间脸颊爆红,感觉自己做了天大的糗事,瞪了言寒奚一眼。

都怪他,好好的非要在她耳边念叨什么温泉,一不小心就把她给说动了,害得自己情绪起伏公然犯傻。

言寒奚咳了一声,体贴错开眼,他轻声道:“你需要精油吗?或者喝一点葡萄酒?”

贺静说:“都不用。”

她现在只想赶紧泡,赶紧回去。

好在言寒奚没一直盯着她瞧,让她感觉自己的社死程度轻了一点。

接着,两人一阵沉默,贺静看地,言寒奚看树,之前好不容易消散的暧昧气氛忽然又弥漫了起来。

贺静还是头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,忍不住脚趾抓地,生出一丝莫名其妙的羞怯。

虽然她穿来前有钱有颜,实力优越,追求者众多,但她没有跟任何一个男的暧昧过,那些追求者说一句不合时宜的话,她都能以千百种方式堵回去。

她一度记得自己的大学学长在苦追她五年无果后,无奈的对她说:“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但是你也没必要做个杠精。”

贺静一脸懵逼,就听学长有条不紊的列举出她的杠精语录:“我说我真心喜欢你,可以为你摘星星,你说中国目前还没有出送非宇航员上天的火箭;我说你就像玫瑰一样鲜艳美丽惹人怜爱,你说玫瑰带刺儿不在柔弱花卉那一类;我说我可以养你,给你买包买钻石买所有你想要的东西,你说你最近去了一趟寺庙受到佛法洗礼无欲无求;我给你送了一颗价值三千万的粉钻,你拿放大镜看了一下粉钻上的切割面,说这颗钻石不完美,没有太高的收藏价值。”

“虽然我知道我紧追不舍可能让你觉得厌烦,但是你拒绝我的方式真心让我感到挫败,我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,谢谢你一直坚定不移的拒绝我让我看清现实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