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童慧,夏元天皱皱眉,他很不高兴,童慧身上属于他的那一分良田,被人狠狠踢了,他有面子么?可这一切都童慧自找的。

“母后,您怎么样?”夏诗荷扶着童慧的手臂。

“没事。”童慧甩开了夏诗荷扶着她的手,她现在的情绪很爆炸,修炼者受伤很正常,可也需要分哪里受伤,她这伤受的羞辱性极强,可以说她十分丢人。

“先吃了疗伤药再说。”夏元天拿出了一颗疗伤药递给了童慧。

接过丹药吃下,童慧看向了夏元天,“为什么不战?”

“我们今天只来了四个元海境,你还是受伤状态,怎么开战?战得过人家吗?按照密探送回来的消息,他们还有一位元海第三境的女子没有出现,可以说今天他们没有对着我们下狠手,是诗荷的面子。”夏元天摇了摇头,如果有可能,他自然不会忍下这口气,可刚才那种情况他就不敢开战,他也知道夜宣说的实话,让他们安全退走,是给了夏诗荷面子。

童慧没有再说话,她是愤怒,但不是傻子,一些形势还是可以分析的出来。

撤退了,受到了一顿羞辱后,大夏皇朝的人马撤退了,不过几人的心里都不爽。

童慧受到了羞辱,心里十分郁闷;夏元天是恼火,他恼火有两个原因,一个原因是童慧的自作主张,另外就是童慧被羞辱,跟他被羞辱没区别。

夏诗荷心情也不好,她母后受伤了,另外她知道今天夜宣给了她面子,还了过去的一些人情,情份已经是过去式,这让她内心很难受,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内心是很在意夜宣的,哪怕是夜宣有了两位皇后,只是……只是再也没有可能。

回到了大夏皇城后,童慧去闭关疗伤,夏元天则是前往大晋皇朝和大羽皇朝高层驻守的城池,跟天元界、跟夜宣是谈不拢了,他也只能去跟大晋皇朝与大羽皇朝去联合。

大夏皇朝想与大晋皇朝、大羽皇朝联合,势必是要拿出一些诚意,可能会影响大夏皇朝称霸洪武界的计划,可夏元天没有办法,大夏皇朝是洪武界的第一势力,夜宣带着天元界打进来的时候,大夏皇朝会首当其冲,舍弃一部分利益,稳固当前态势,是夏元天必须要思考的事情。

盘膝打坐,夜宣汲取天地灵气,转化元气能量,效果上比使用龙皇元丹的差了很多,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顶级资源可遇不可求。

顾倾城是放松自身状态,她现在考虑的是突破问题,她有了感觉,但总觉得差一些,所以不敢冒然突破,也没有到必须去突破的程度,所以能稳,还是要稳一手。

白莲女帝在快速恢复阶段,她境界在身,需要做的是恢复元气能量,比新修炼容易很多,蓝澜、石玄相对就慢了一些。

时间一点点溜走,对于镇狱皇朝的事情,夜宣不担心,四大天王的能力都十分强,各个武王和帝国国主也会管理好麾下疆域,如果有什么问题,也会第一时间过来通知自己。

时间一点点溜走,大家都稳步提升中。

有时候夜宣和大家互相之间也会切磋一下。

夏元天见到了大晋皇朝和大羽皇朝的高层。

谈判中,夏元天隐瞒了失败一次的原因,将自己摆在了要为洪武界大局努力的道德制高点,这样处于被动中的大晋皇朝和大羽皇朝谈判就是去了主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