玳瑁海龟,又名鹰嘴海龟。

因为,不同于一般海龟的蛋形脑袋,玳瑁海龟的嘴,前端钩曲呈鹰嘴形状。

此时,被刘茫称为“傻帽”的玳瑁海龟的鹰嘴,依旧咬着大蓝的舌头。

眼睛眯着,透漏出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不过……

刘茫一点都不担心这个傻帽会给他带来危险,

真正危险的,就是这个傻帽。

从他的角度,可以清楚的看到,傻帽的脖子后部,密密麻麻,全都藤壶!

而且。

不同于之前大蓝身上吸附的椭圆形藤壶,它的身上,都是呈三角形,类似花甲的鹅颈藤壶。

看着它的情况,刘茫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。

按照目前的情况。

这个傻帽脖子上都有这么多的鹅颈藤壶。

很有可能它的胸甲腹甲上,都是藤壶。

更令他担心的是,如果那些鹅颈藤壶不是寄生在颈甲上,而是真的寄生在脖子上,那这个傻帽,真的是冤死了。

彻头彻尾,沦为藤壶的载体。

这种可能性,令他的心情……很不爽!

非常不爽!

“傻帽,别乱动,我仔细看看你是怎么回事儿。

刘茫用尽量轻柔的语气说了一句,接着把自己的手电筒举的更近了一些,让他可以更清楚的观察傻帽的情况。

但是,受限于角度,还是无法清楚的观察。

不得已,刘茫只能再次用力,让自己的上半身,全都钻进了大蓝的嘴里,从傻帽的正前方,观察它的情况。

呼……

刘茫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万幸……

那些该死的藤壶,并没有寄生在它的脖子上,而是围绕着颈甲。

总算有一点的好消息。

接下来,就该把这个傻帽从大蓝的嘴里弄出来,弄到船上去,再想办法解决藤壶的问题。

刘茫伸手,轻轻的弹了一下傻帽的嘴。

可惜。

这种程度的刺激,并不能令它松口。

看来,这个傻帽的精神,还是处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。

既然这样……

“大蓝,你等我一会儿,我马上回来。

刘茫说了一句,费劲的从大蓝的嘴里退出来,接着赶紧上船,找东西。

与此同时。

观众们看到他终于逃出鲸口,忍不住发问。

【主播,你干啥啊!怎么一句也不说。

【就是啊,好家伙,搞的好像是牙科大夫一样。

【那么珍贵的玳瑁龟,主播难道不应该把它救出来?】

【楼上的,你是智障迈?如果不是为了救它,屌炸天的主播这么费劲的干啥,养鱼呢?不懂就别瞎哔哔!】

【艹!你才瞎哔哔!我是在质疑主播的专业度!】

【我还质疑你是不是个人呢!】

【屌炸天的主播,收到请回复,我是ISPC钱建国!】

直播间内的气氛,有些喧嚣。

但是照旧,刘茫现在没有时间关注他们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