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就是魏伪王的残骸?”

蒙毅看着面前的一堆残烬,淡然向一旁投降的魏军问道。

“是的,将军。”

魏军带着几分凄苦回道。

魏王咎还是很得人心的。

蒙毅看了眼旁边正在翻弄火堆的侍从,侍从点了点头。

于是挥手说道,

“收敛骸骨,厚葬了吧。”

“虽然是伪王,却也算得上仁德。”

蒙毅当然不是真的欣赏对方,就算是,也不会如此表达出来。

要知道,陛下可还看着他呢。

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为了安抚本地的百姓,同时打消他们抵抗的决心。

魏王已经死了,他们也就没了念想。

哪怕对方再立新王,只要死去的王威望够,那就会对新王有影响。

这是攻心的策略。

果然魏军带着几分说不清的感激把这一处地方收敛起来。

但蒙毅却没有停下,而是对王离说道,

“当地的遗族,都处置了吧。”

这次的目的,就是清除之前没有灭杀干净的六国余孽。

如果最开始的时候,就灭杀了魏国王室后裔,也就不会有些现在的事情了。

这一次,大秦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。

王离点点头,不过他犹豫了下,问道,

“蒙上卿,杀了这些遗族,城外城内,管理该怎么办?”

蒙毅听到文化,露出一个笑容,说道,

“这个问题问的不错。”

“城中暂时不用担心,这城,我们会还给这些余孽,至于城外,自然有人会接手。”

说到这里,蒙毅不由的有些感慨。

北方各郡其实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。

当然,之前粮食收割之前,征辟了一些青壮。

没办法,秦军国内太过于空虚了。

当时蒙毅还有些可惜,因为这难免会影响到收割。

可谁知道,有一次去监督征辟,秦军前脚才带着人走,农家后脚就来了。

虽然只来了一个年岁还有些大的老人,但很快,就免费提供工具等等,组织起了村里面的老弱妇孺。

一起上阵,硬生生把粮食给收割完了。

还组织学习,传授农事经验。

最底层的农人就这么被组织了起来,看那样子,农人们似乎也不奇怪,似乎不是第一次了。

但这不是最惊人的,最惊人的是,蒙毅让人去打听。

就发现对方完全是无偿做这些事,也有要求,那就是让受到了帮助的农人。

去另外的村落,用同样的办法帮忙!

蒙毅人都看懵了。

这还要亭长和里长做什么?

大秦最基层的权利,几乎就这么被剥夺了,这可是大秦最根本的权力啊!

蒙毅当然上报给了始皇帝,结果陛下说,不得阻拦。

蒙毅也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能动大秦的根基,却不被追究的。

也就只有赵浪了!

所以,可以想见的是,自己杀了这些人之后,产生的权力空间,很快就会被农家的人补上。

单纯的来看,这当然没有什么问题。

无论是谁统治,甚至都会喜欢农家。

可如果对方是你的敌人呢?

等哪天突然发现,自己征不上兵,收不到粮,那就迟了!

只是蒙毅有些难以想象,这种招数,居然是赵浪想出来的。

蒙毅感叹完,不再多想,说道,

“抓紧时间,清楚这些余孽,明天一早我们就撤出去。”

“章邯,你却要再辛苦一些,我给你五千人,再加三千囚犯,你继续往前和叛军接战一番。”

“记住,此战许败不许胜。”

“败了之后,退往东阿,然后再败,退往定陶。”

章邯行礼领命,

“末将遵命。”

随后便带着人出发了。

此时,城外远处。

一名身穿魏军服侍,带着不少随从的大汉,正泪流满面的看着荥阳的城头,

“大哥!”

一旁的侍从连忙劝道,

“将军,您的兄长魏王咎为了百姓殉国了,您可不能再出事了啊!”

“我等速速去和项将军汇合,夺回城池!”

大汉自然是魏豹。

魏豹知道侍从说的不错,满眼仇恨的看了荥阳一眼,说道,

“大哥,你放心,我必定会为你复仇!”

说完,就朝着项氏大军所在的方向而去。

他现在是魏国王室正统,最后的血脉了,不能死在这里!

一天后。

距离荥阳五十里处的一座小城内,无数楚军正在休息。

中军大帐内,项梁正在面色严肃的看着面前,满脸悲愤的魏豹,

“荥阳陷落,魏王咎自焚而死!?”

项梁没有想到,自己接到了魏王咎的求救消息之后,便直接和项羽合兵一处,一路疾驰救援,却还是迟了。

魏豹这时候愤恨的说道,

“还请项将军出兵,为我大哥报仇!”

项梁看着年轻的魏豹,神色微动,诚恳的说道,

“魏王咎的仇,本将军一定会报!只是国不可一日无主,如今还请您接过魏王之位!”

“也好给魏地百姓希望!”

项梁当然不在意魏王咎的死,现在这个年轻冲动的魏豹,似乎更好控制。

他只需要魏王的名分而已。

果然,魏豹很快说道,

“好,只要项将军愿意为大哥报仇,本王必定以您马首是瞻!”

听到这话,项梁心中一喜,说道,

“魏王请放心,您大哥的仇,本将军一定会报!”

就在这时候,一名楚军匆匆的跑了进来,说道,

“大将军!一支秦军就在二十里处!”

项梁猛然一惊,说道,

“有多少人?”

“近万人!”

听到这话,项梁的眼睛一亮。

才一万人,应该是对方的前锋。

而他可有十万人!

如果能趁机吃掉这一万人,秦军的实力也会大损!

“传令!告诉项羽,与我一起进攻!”

他自幼熟读兵书,肯定不会把所有的军队,放在一起。

项羽的军队在城外,与他形成犄角之势。

很快,两边的楚军就行动起来。

无数楚军如同蚂蚁一样,在将领的带领下,一窝蜂的冲了出去。

这些人几天前,都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农人。

只有少数的精锐,队伍整齐。

两队人马,朝着前方如同潮水一般涌了出去。

而在另一端,五千秦军队列整齐的站在一起。

旁边还有队伍稍显杂乱的囚徒军。

最前面的正是章邯,正在对囚徒军高声道,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